媒体报道

微单已崛起 单反近黄昏

2023-10-06 09:30:13 147小编 136

本报记者 陈佳岚 广州报道

无论是在相机技术还是人们的拍照方式上,相机行业正经历着快速变化。

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佳能、尼康等曾凭借着单反相机在影像行业高歌猛进,可当下,单反相机却在时代的浪潮中慢慢失去地位。

7月12日,日媒的一则“尼康公司将停止开发单反相机,接下来重点会放在无反相机的开发上”的消息引起舆论一片哗然,也让外界嘘唏“单反时代”或已倒下。

但随后,尼康全球在其官网发布声明回应称,该媒体文章仅为猜测,尼康并未就此发表任何声明,尼康将继续数码单反的生产、销售和服务。

虽然单反相机在部分专业摄影等市场地位仍在,但《中国经营报》记者也注意到,无反相机出货量大幅超越单反相机出货量的趋势已经不可逆转。

单反相机式微?

据日经新闻报道,尼康公司宣布退出单反相机的开发,不过尼康还会继续生产和销售现有的单反相机型号。接下来,尼康的重点会放在无反相机的开发上,引入最新的技术,比如AI(人工智能)技术或者图像处理技术。尼康会面向专业人士和核心爱好者,充实智能手机没有的功能,以相机的生存为目标。

不过,尼康全球随后在其官网回应,“媒体报道尼康已经退出单反相机开发的消息是猜测,尼康并未就此发表任何声明,尼康将继续数码单反的生产、销售和服务。同时希望客户可以继续安心使用。”

尽管尼康公司否认退出单反相机的开发,但其对于单反相机的业务改革却从未停止。

去年,日本共同社报道称,日本相机巨头尼康将于2021年内结束数码单反相机机身的国内生产。作为结构性改革的一环,尼康将把日本国内唯一一家生产相机机身的宫城县工厂的生产转移至泰国主力工厂。

而在对传统单反更新节奏上,尼康自2020年5月推出面向专业人士的旗舰机型“D6”以来,再未推出过单反相机的新产品。

自1948年开始生产相机,从开始仿制德国品牌,到逐步走向完全自研自造,尼康通过一系列创新成长为世界级相机巨头。但该公司近年来一直面临着不断加剧的竞争。2020财年,该公司录得其史上最大的集团净亏损344亿日元(约20.12亿元人民币)。随着智能手机普及,相机销售量受到严重冲击,尼康也在想办法减轻盈利压力。

而此前,业界另一单反巨头佳能方面亦有对单反系列相机动刀的消息,停止更新旗舰单反相机。2021年12月,佳能股份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御手洗富士夫接受日本《读卖新闻》采访时表示,佳能旗舰级单反相机的开发和生产可能在“几年内”结束。若此计划得到落实,EOS-1D X Mark III将成为佳能最后一款旗舰级单反相机。不过,他同时强调,只有旗舰级单反相机受到影响,目前没有计划终止入门及中端单反相机的开发及生产工作,因为市场仍然有稳定需求。

佳能为何要停止更新旗舰级别的单反相机产品呢?此前,面对记者提出的疑惑,佳能方面未给出回复。不过,相机巨头们正毫不避讳地表明在加紧对无反相机的布局。御手洗富士夫表示,市场需求正在加速转向微单相机,作为厂商也正在稳步转移资源,以配合这个趋势。今年1月,佳能(中国)执行副总裁石井俊表示,2022年在中国市场上,佳能将坚持“单反、微单两手抓”的道路不会动摇。

无反相机,源于英文Mirrorless Camera或者Non-Reflex Camera,意思都是无反光板相机,这一词汇描述的是相机结构不包含反光板。

大众对于“无反相机”这一词颇为陌生,但“微单”这一词很多消费者可能并不陌生。

“微单相机”这个名称是索尼首创的,当时索尼为了中国市场首创了“微单”一词。在此之前,松下、奥林巴斯的微单相机在国内被称为“单电相机”,即单镜头电子取景器相机。随着索尼产品的成功,“微单”一词也深入人心。后来,尼康和佳能也都加入到了微单相机的竞争中。目前,索尼、佳能、尼康、松下、奥林巴斯在中国官方给出的名称都是“微单相机”。为此,在国内,无反相机和微单相机是可以画等号的。

在谈到尼康如何看待未来的相机市场时,7月2日,尼康映像仪器销售(中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松原徹对媒体表示,“受到智能手机的影响,针对初学者的数码单反市场较为严峻,但我们相信微单相机市场未来将继续呈上升态势。尼康也将专注于继续稳步增长的数码微单中高端机型。”

毫无疑问,当下的趋势是相机巨头们都看好微单相机市场,而看重微单相机市场背后,则是近几年单反相机并不尽如人意的市场表现。

微单乘势而上

单反相机市场面临着持续的市场下降,以及无反相机市场逐渐成为主流的现实。

日本相机暨影像产品协会(CIPA)公布的2022年5月份全球数码相机的出货数据显示,2022年1月至5月,数码单反相机出货量为74.8万台,同比减少28%,出货金额为325亿日元,同比减少22%。紧凑型相机出货量为74.96万台,同比下滑41%,出货金额为224亿日元,同比下滑25%;与之相反的是,无反相机出货量为130.7万台,增速与去年同期持平,但出货金额为1646亿日元,同比增长27%。由此可以看出,无反相机的出货量和出货金额规模都要大于单反相机,此外,无反相机单价还要比单反相机高出不少。

全球知名市场调研公司捷孚凯(GfK中国)数码影像部门资深分析师吕思霖在最新的调查文章中写道,全画幅无反相机发布之初,均价较低,但随着各大厂商高端及专业旗舰机的发布,均价也愈加走高,从2017年的13526元提升至2021年的16852元,5年内提升了25%。特别是新冠肺炎疫情之后,由于疫情及“缺芯”影响,各家主流机型均有缺货现象,部分型号甚至“一机难求”。

此外,CIPA的数据统计显示,累计今年初至5月,无反相机占可换镜相机(无反+单反)出货量份额为63.6%,而去年同期市场份额为55.8%。累计今年初至5月,无反相机占可换镜相机(无反+单反)出货金额为83.5%,去年同期这一数据为75.7%。无反相机市场份额占比在逐步提升。

尼康相机的一位经销商张斌认为,无反相机不会完全取代单反相机,但是微单销量高于单反,微单的流行已然是一种趋势。

至于无反相机成为趋势的原因,离不开其不断提升的电子化结构及对焦功能的完善,张斌向记者解释道,主要是因为相机厂家的主导,还有短视频的爆发,微单相机电子化的结构,对焦比较快,视频能力强,更能适应当下视频拍摄需求爆发的市场趋势。

摄影笔记创始人宁思潇潇表示,微单可以实现更好的所见即所得,不但可以看到取景范围、虚化效果,甚至可以看到曝光效果,同时还可以看到更多的拍摄信息。去掉反光板,镜头设计思路少了限制,理论上可以设计出更好的镜头。而微单面对单反唯一的劣势就是电池电量。

“销量越好,销售额、利润就越多,厂家也会加码销量好的产品。”为此,在张斌看来,单反市场现在产能过剩,厂家生产出来卖不出去,而微单现在在市场上卖得比较好,厂家肯定是倾向于微单。

“现在基本上很少有人零售买单反了,多是买微单产品。”张斌告诉记者,目前他店里单反和微单相机数量成交占比大概1∶9。

与此同时,“各家相机厂商也在控制单反的出货量,有些产品基本没有什么货。”张斌告诉记者,在芯片短缺的大背景下,厂商更倾向于把有限的芯片资源都用到最畅销的机器上面,微单产品畅销,厂商也会优先将芯片供货于微单产品的生产,毕竟单反现在市场需求小。

张斌告诉记者,单反之前用户群体非常庞大,由于单反是可更换镜头的相机,相机厂商也通过卖相机带动镜头销量,有些发烧摄影用户可能拥有二十多个镜头,但单反目前发展遇到瓶颈,镜头更新很慢,卖镜头也无法为相机厂商带来很好的销量,为此,相机厂商也需要找一个新的利润增长点,或者更适合这个年代的产物,微单就刚好适合。

面临多重挑战

除了微单相机的崛起带来的冲击,智能手机在拍照方面的快速更新也在冲击单反相机市场。

日经新闻的报道中也提到了智能手机拍照的进步,影响了相机行业发展。

近年来,随着智能手机摄像头的性能提升,数码相机市场正大幅萎缩。

日本相机暨影像产品协会公布的2022年5月份全球数码相机的出货数据显示,5月,全球数码相机销量只有63.7万台,同比减少10%,连续10个月同比下滑,而且是连续18个月销量低于100万台。

与此同时,CIPA预测2022年单反相机和无反相机出货将达到529万台,2022年4月至2023年3月该市场将有430万到490万台,相比之下,2021年为534.8万台,2020年为530.8万台,2019年为846.2万台,2018年为1076万台,2017年为1168万台。

除了智能手机冲击带来的销量下滑,芯片缺货、原材料价格上涨也给萎缩的相机市场笼罩上了一层阴影。受全球半导体芯片短缺影响,电子供应链受到拖累,相机行业也出现了“无米之炊”现象,厂家新品出现不少无法正常供货的情况,继而开始影响相机出货量,甚至也在影响相机新品发布的节奏。

吕思霖表示,对2022年的影像市场来说,除了疫情及“缺芯”带来的负面影响,其实我们也更要看到越来越多的厂商开始将大量新技术投入到无反旗舰相机的研发和生产中,引领全画幅无反市场继续发展,而全画幅无反市场在一段时间内也会成为影像领域竞争最为激烈的市场。

举报/反馈

首页
产品
新闻
联系